137-0110-1901

在线客服

塞外江南、中亚湿岛

品牌之旅|品牌价值评估中心|品牌价值榜样|一镇一品|品牌价值|中国特色小镇|区域经济|中国品牌大会 |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|品牌推进委员会|区域品牌|匠心品牌

       伊犁哈萨克自治州,简称伊犁州、伊犁,地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部天山北部的伊犁河谷内,成立于1954年,是全国唯一的既辖地级行政区、又辖县级行政区的自治州,也是全国唯一的副省级自治州。

       伊犁州西邻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,中国陆路最大的通商口岸霍尔果斯口岸位于州境西部。境内驻有伊犁师范学院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业第四、七、八、九、十师和新疆矿冶局、天西林业局、阿山林业局、新疆卷烟厂、阿希金矿等一批中央和自治区直属单位。

       伊犁被誉为“塞外江南”、“中亚湿岛”,“花城”,伊宁市是伊犁州的首府。全州总面积35万平方公里,因雨量较充沛被称为中亚湿岛或塞外江南。2013年末总人口440.8万人,有哈萨克、汉、维吾尔、回、蒙古、锡伯等47个民族成份,其中哈萨克族占25.5%(112万),汉族占45.2%,维吾尔族占15.9%,回族占8.3%,蒙古族占1.69%,锡伯族占0.83%。2012年入选“2012年中国特色魅力城市200强”。

       伊犁,这座中国西北部风景秀美的 “新天府,既有中华民族多元文化的历史积淀,又有边疆少数民族色彩斑斓的民俗风情;既有大漠边关的博大气势,又有异国他乡的边塞风光;既有著名的那拉提、唐布拉、巩乃斯、库尔德宁、昭苏、果子沟等天山草原风光,又有闻名遐迩的八卦名城、乌孙古墓、阿力麻里遗址、弓月城遗址,还有乾隆皇帝御书的格登山记功碑和伊犁将军府、惠远钟鼓楼、林则徐纪念馆等众多历史文化景点,是新疆乃至中国西部独具特色、极具吸引力和开发潜力的旅游宝地。

哈萨克族的“阿肯”弹唱

“阿肯”是哈萨克语“民间歌手”的意思,“阿肯弹唱”是哈萨克族特有的民间表演艺术,演出时艺人一边弹奏冬不拉,一边即兴创作演唱。每年夏季,天气晴朗,水草丰茂之际,当地都会举办“阿肯弹唱会”。阿肯们的表演有独唱、对唱、合唱等。除传统曲目外,还往往即兴编词,歌唱赞美草原生活、追求自由民主的理想,其中弹唱时间最长、口才流利、声音嘹亮、最吸引听众者为优胜,备受人们尊敬。

阿肯弹唱是哈萨克族人民悠久的民间传统艺术形式。每逢阿肯弹唱会,远近的人们身着盛装,骑着骏马 ,弹着冬不拉载歌载舞来到鲜花盛开的草原上,各路歌手登场献艺,听众们喝彩助威,经常是通宵达旦一连数日地尽兴。

阿肯弹唱有两种形式:一是阿肯怀抱冬不拉自弹自唱,这种弹唱多是演唱传统的叙事长诗和民歌;二是对唱,有两人对唱,也有多人对唱。对唱的特点是即兴创作,具有赛歌的性质,把雄辨和唱诗结合在一起,既富生活气息,又生动活泼。他们所唱的内容大致可分为颂歌、哀怨歌、情歌、习俗歌、诙谐歌五大类。阿肯是诗歌的创作者、演唱者和传播者,阿肯的主要才华表现在即兴创作上.他们一般能够触景生情、出口成章。除了在平日生产和生活中的即兴弹唱,阿肯的重要活动是参加哈萨克牧人聚会时的对唱。这种对唱高潮迭起、相持不下、有时通宵不息。阿肯弹唱朗歌词内容、很能表达哈萨克人的豪迈性格、反映天山草原的时代气息。

哈萨克族赛马

       哈萨克族有一句谚语:“马是哈萨克的翅膀”。早在西汉时期,天山北部的乌孙人(哈萨克族的先人)畜养的马,就号称"天马"或"西极马"而闻名于世。马在哈萨克族的生产生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。哈萨克人外出活动,无不以马作为脚力。放牧羊、牛、马、骆驼等,都骑马跟群,管理牲畜。平时狩猎,携犬架鹰,更以马代步。哈萨克族敬友好客,亲朋到家,一般都要宰杀羊只,款待一番。对于十分尊敬的客人和多年未见的亲人,宰羊之外还宰马,这是极为珍贵的筵席。哈萨克族的马奶酒是独具特色的清凉饮料,当人困马乏时,喝一碗马奶酒,不仅解渴,且能充饥。哈萨克族许多传统体育活动也都是在马背上进行。如姑娘追、叼羊、马术、赛马、马上摔跤、马上射箭等等。

       新疆的哈萨克、蒙古、柯尔克孜、塔吉克和维吾尔等民族,都喜爱赛马,尤其是世代生长的天山、阿尔泰山草原上的哈萨克牧民,更是酷爱赛马运动,其赛技艺之高超,令人叹为观止。在元、明、清史料中,多处记载赛马和兵役制度相结合,成为当时国家的一项制度。那时的赛马运动还是王族,显贵们的重要娱乐项目之一,一般都在节庆之日举行。解放后,哈萨克草原上这种民族传统体育有了很大发展,盛大节日里,常举行群众性的赛马大会。优胜的马匹被誉为“拜盖阿特”(最好的马),优秀的骑手则受到奖赏。

       近年来,赛马又增添了许多新疆项目:障碍赛马、越野赛马、马球、马上射击、劈剌、盛装舞步赛,以及马车驾驭赛等,十分惊险精彩。

西迁节和抹黑节

       西迁节是锡伯族人民不可忘记的民族节日。在16世纪之前,锡伯族先民世世代代生活在松嫩平原和呼伦贝尔大草原上。

18世纪中叶,清朝政府从盛京(沈阳)等地征调 锡伯族官兵1018人,连同他们的家属共3275人 ,由满族官员率领,西迁新疆的伊犁地区进行屯垦戍边。这一年的农历四月十八日,西迁新疆的锡伯人和留居东北的锡伯族男女老少,聚集在盛京的锡伯族家庙—— 太平寺,祭奠祖先,聚餐话别。次日清晨,锡伯族官兵及其家属,告别了家乡的父老乡亲,踏上了西迁的漫漫征程。经过一年零五个月的艰苦跋涉,到达新疆的伊犁地区。现在的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就是他们当年的驻地,那里的锡伯人是他们的子孙。

       2000多年过去了,每逢农历四月十八日这一天 ,人们都将隆重开展各种纪念活动,并把这一天定为自己的传统节日。这一天,锡伯族的男女老少都要穿上盛装,欢聚在一起,弹响“东布尔”,吹起“墨克调”,尽情地跳起 舞姿刚健、节拍明快的“贝勒恩”。姑娘们的“抖肩” ,小伙子们的“鸭步”惟妙惟肖,以表达对故乡的思念 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。

“抹黑节”,锡伯族人民另一个饶有风趣、独具特色的传统节日。

       传说,每年农历正月十六日这天“五谷之神”要下凡巡视,人们互相往脸上抹黑,是为了祈求五谷不之不 要把黑穗病传到人间,使小麦丰收,百姓平安。所以这一天,人们起得特别早,把晚间准备好的抹黑布(抹锅底的黑灰)或毡片带上,走向大街伺机抹黑的对象。闲不住的年轻人成群结伙挨家串户去抹黑取闹。遇到老年人也不放过,不过要跪地施礼请安,再向老人额头抹一小黑点,以示尊敬。尤其是姑娘,很少有人能逃脱脸上不被抹黑的,此时姑娘们也毫不畏惧,用同样手段往小伙子脸上抹黑。

哈萨克族刺绣

       哈萨克族刺绣是哈萨克族服饰中最有代表意义的一种装饰工艺,无论是哈萨克族的衣服、裙子,还是鞋帽以及床上,室内的装饰用品都点缀着哈萨克族妇女的精湛绣品,哈萨克族刺绣既接受了内地的刺绣工艺,又结合了本民族的特点,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风韵,无论是图纹还是配色,都带有浓郁的民族特色。

       他们在绸缎、呢绒、皮革、毛毡上用挑刺、绣、补、钩等工艺技术加工成的装饰图案,构思奇巧,色彩艳丽。用这种原料制成的服装、鞋靴、被褥、壁毯、华丽炫目,美观大方。特别以日月星辰,云水花草等形象装饰出的手工制品上的图案更是着色浓郁,对比鲜明。

       他们在绸缎、呢绒、皮革、毛毡上用挑刺、绣、补、钩等工艺技术加工成的装饰图案,构思奇巧,色彩艳丽。用这种原料制成的服装、鞋靴、被褥、壁毯、华丽炫目,美观大方。特别以日月星辰,云水花草等形象装饰出的手工制品上的图案更是着色浓郁,对比鲜明。

调驯猎鹰

       草原上的哈萨克人,既是畜牧业的行家,也是捕猎能手。他们传统的捕猎武器,除猎狗外,主要是猎鹰。每当冬季出猎,剽悍的哈萨克猎手,身跨天山骏马,手托凶猛的猎鹰,在猎犬的前呼后拥下,放马奔驰于山林草原上,每次行猎,必会有所收获。而所得之物,不论是黄羊、狐狸,还是野鸡、野兔,都要归功于灵巧勇猛的猎鹰。

       鹰,是一种猛禽,让它听从猎手的指挥,必须有一套驯服的办法。牧民们用网、套等工具将山鹰捕获后,首先要做一皮面罩蒙住鹰头,使它看不见东西,然后把它放在一根 横吊在空中的木棍上,来回扯动这根吊着的木棍,使鹰 无法稳定地站立。就这样连续数昼夜,鹰被弄得神魂颠倒,精疲力竭而摔倒在地。这时,要往鹰头上浇凉水,使其苏醒,然后给它饮点盐水或茶水,但不喂食物。约半月之后,鹰逐渐得以驯化,再开始喂食。喂食也有一套方法,驯鹰人把肉放在手臂的皮套上,让鹰前来啄食,饥饿许久的猎鹰,见了肉便不顾一切地扑过来,驯鹰 人则一次次把距离拉远,而且每次都不给吃饱。这样反复进行,直到鹰能飞起来,啄到驯鹰人手臂上的肉为止 。至此,室内调驯结束,再到室外。室外调驯,要先把鹰尾的1 6 根羽毛用线缝起来,让它无法高飞,只能在小范围内活动。用拴在草地上的活兔或捆着肉的狐狸皮 作猎物,让它由空中俯冲叼食。这样驯练一段时间,再拆去尾部的线,但要在腿上拴一根长绳,像放风筝似地让它去捕获猎物,待熟练后,可将手中的绳子松开,但不能取掉。因为它一旦要飞跑,绳子还吊在空中,猎手 骑马容易追到。正式放鹰捕猎时,鹰食适中,才能发挥它的最佳捕猎功能。

叼羊

       在西部广阔的草原上,居住着塔吉克·哈萨克,木可尔克孜等民族的牧民。牧民们长期在大草原上放牧,常常要和恶劣的天气、凶猛的禽兽作顽强地搏斗,保护自己的牛羊群。有时候,遇上暴风雨或者野兽来袭,羊群经常容易失散。这时,他们纵马赶来,一边应付紧急情况,一边把百十斤重的羊,俯身提上马背,驮回大队的羊群。久而久之,这种别具一格的叼羊技艺在生产发展中演变为精彩绝伦的叼羊大赛。

叼羊大赛活动一般在秋天举行。那时,羊肥马壮,人们欢庆丰收。叼羊比赛前,把宰杀的山羊,割去头和蹄,再把羊放在水中浸泡或在羊肚里灌水,这样使羊坚韧,比赛时不会被扯烂。

比赛时,主持人把羊身放在草场中心,参加比赛的先分成两队,一般数十人,多时上百人,每人骑一头高头大马,排列在草原上。主持人一声令下,英姿飒爽的骑手个个如离弦之箭,快马加鞭,同放山羊的地方冲去。谁在马上抓起地面的羊,或者从对方手里夺得羊,以主持人指定的目的地,谁就是胜利者。

       在比赛中,胜负的决战风起云涌。只要一队拿到羊,几十名骑手就会穷追不舍,奋力堵截,合力拼抢。每一队都有冲群叼夺,掩护驮道和追赶阻挡等分工。一人如果抢先夺得羊,本方队员就要想方设法掩护,追赶阻挡,不让对方夺走。它既需要个人娴熟的技巧,也需要集体严密的配合。草原叼羊,胜负难料。某个队即使一时夺得山羊,但失羊队往往会立即组织人马,卷土重来,蜂拥而上,急得难解难分。骑手们像汹涌的潮水一样,一会儿涌向这里,一会儿卷向他处。一场叼羊比赛,有时要持续几个小时,十分紧张、激烈、刺激、精彩的场面更迭变幻,往往使观众眼花缭乱,乐而忘返。

姑娘追


       “姑娘追”,是哈萨克族青年男女一种马背上的娱 乐游戏,大多在喜庆节日时举行。届时,在一片平坦宽阔的草原上,聚集着欢乐、围观的人群。参加姑娘追的 一对青年男女,骑马并辔,向前方二三百米处的指定地 点进发。一路上,男方可以向女方任意开玩笑,说戏谑 的俏皮话,也可以尽情表示自己的爱慕之情。姑娘不能有任何表示,即使羞得红了脸,也要默默地倾听。当走 到指定地点,就要返回时,男青年要机敏地首先拍马疾 奔,姑娘随之纵马穷追,一边追,一边用皮鞭抽打那位顽皮的小伙子,而男青年照例不得还手。于是,草原上就展现了小伙子拼命跑,姑娘拼命追的风趣动人场面。在场的观众,有的为姑娘叫好、助威,有的为小伙子呐 喊加油。一时间,掌声、欢呼声、哄笑声响彻草原。当然,在追逐中,如果姑娘喜欢这位青年,那么鞭子只是 在他的头顶上虚幌或轻打而已。这种游戏一般要持续数个小时。小伙子可以轮流邀请姑娘们参加,直到大家尽兴为止。

       如今,姑娘追已不仅仅是未婚青年男女的活动,已婚青年和成年人也都可以参加。其他民族的客人遇到机会,也可以一显身手,不过,首先要具备一定的骑术,同时还要向姑娘讲好,到时候一定要鞭下留情。